欢迎访问石棉纪委网站!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廉政文苑 >> 正文

课本里的长江

 【发布日期:2019-10-28】 【字号: 】 【关闭此页

来源:光明日报 

打开中小学语文课本,一幅幅壮美的长江图景跃然纸上。

“哦,长江。哦,我们的古老的、古老的母亲,以自己的乳汁,千年万载地哺育了亿万子女的乳娘。”(郭风《长江》,北师大版七年级语文下册)全长6300公里的长江承西启东、接南济北、通江达海,干流流经全国1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雕琢了祖国各地千差万别的地表形态和地貌特征。

“从砾石堆上四面张望,晶莹连绵的冰峰、平坦辽阔的冰河历历在目……远方白色金字塔的各拉丹冬统领着冰雪劲旅,天地间浩浩苍苍。这一派奇美令人眩晕,造物主在这里尽情卖弄着它的无所不能的创造力。”(马丽华《在长江源头各拉丹冬》,部编版八年级语文下册)——这是长江源头各拉丹冬雪山“冰塔林”的奇观。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杜甫《登高》,人教版语文高中必修三)——这是长江上游重庆奉节的长江秋景,处于人生之秋的诗人杜甫登高临眺、百感交集,给长江注入了浓郁的家国情怀。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李白《渡荆门送别》,部编版八年级语文上册)——这是长江中游湖北宜都的胜景,自蜀入楚由山地到平原的地势变化,在诗仙李白雄奇豪放的诗句中一览无余。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李白《望天门山》,部编版三年级语文上册)“万里夕阳垂地大江流。”(朱敦儒《相见欢》,部编版八年级语文上册)“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王安石《泊船瓜洲》,人教版五年级语文上册)“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王湾《次北固山下》,部编版七年级语文上册)——这是长江下游芜湖、南京、镇江等地不同时节的景色,青山绿水之间,是美轮美奂的长江生态,是厚重绵长的历史文化。

长江之上,山水缱绻而成的壮景莫过于长江三峡。在经年累月的地壳上升、江水下切的共同作用下,全长193千米的长江三峡沿途两岸奇峰陡立、峭壁对峙,成为历代文人墨客吟咏不尽的主题。

“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郦道元《三峡》,部编版八年级语文上册)“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杜甫《秋兴八首(其一)》,人教版语文高中必修三)“三峡的秋色,是从大江两岸的橘柚树开始显现的……三峡中又是一片秋天的明丽……于是,整个峡谷波光荡漾,三峡又充满了秋天的热烈气息。”(方纪《三峡之秋》,北师大版六年级语文上册)

万里长江昼夜奔流,千年文脉绵延不休。从历史中走来的长江,也因为沿江两岸的人文遗迹而熠熠生辉。

这里,有名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李白《早发白帝城》,北师大版二年级语文下册)“寒衣处处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秋兴八首(其一)》,人教版语文高中必修三)位于重庆奉节城东的白帝城,历史可以上溯至西汉末年公孙述据蜀时于白帝山上所筑之城,后因三国时期蜀主刘备白帝城托孤而名声大噪。舟行江上,仰望白帝城,仿佛耸入云间,它成为诗人笔下长江沿岸的重要地标,为长江平添了一份壮丽。

这里,还有名楼——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人教版四年级语文上册)“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崔颢《黄鹤楼》,部编版八年级语文上册)临江而建的黄鹤楼,见证了这条奔流不息的黄金水道上古往今来多少迎来送往和离愁别绪?从这些千古流传的名篇中,便可管窥一二。

“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前人之述备矣。”(范仲淹《岳阳楼记》,部编版九年级语文上册)岳阳楼位于湖南岳阳古城西门城墙之上,下瞰洞庭,前望君山。《岳阳楼记》将山水楼宇的景色,与自然界的风雨阴晴和“迁客骚人”的“览物之情”结合而写,寄予长江这条具象的河流及其沿岸的名楼更深远的意境。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人教版高中语文必修四)万里长江,滋养了世代的中华儿女,也陶冶了无数的风流人物。他们在这里开启哲思,更在这里开辟壮举,谱写了气吞山河的壮丽史诗。

从白居易浔阳江头听到琵琶女弹唱后感慨“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白居易《琵琶行并序》,人教版语文高中必修三),到范仲淹登临岳阳楼纵议“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岳阳楼记》,部编版九年级语文上册)的政治理想;从苏子月夜泛舟游赤壁时的哲思“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苏轼《赤壁赋》,人教版语文高中必修二),到辛弃疾登京口北固亭后感怀“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辛弃疾《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人教版九年级语文上册),诗人们观照的对象早已超越了自身的悲欢离合,他们放眼古今天下的家国大业,书写着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忧国忧民、兼济苍生的宏图抱负。

这样的理想与情怀,随着奔流不息的长江水,流淌在中华民族的血液里,铸就了今朝“风流人物”不断谱写的英雄史诗。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毛泽东《七律·长征》,部编版六年级语文上册)长江见证了中国共产党和红军长征的豪情壮志,远征路上的“万水千山”成为革命将士崇高理想和坚定信念的鲜亮注脚。

长江,昂扬着必胜信念和革命豪情,奏响了一首首气势磅礴、雄壮有力的嘹亮军歌。“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毛泽东《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沪教版九年级语文下册)正是人民解放军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壮举,让新的中国屹立于世界东方。

“你从远古走来,巨浪荡涤着尘埃;你向未来奔去,涛声回荡在天外。你用纯洁的清流,灌溉花的国土;你用磅礴的力量,推动新的时代。我们赞美长江,你是无穷的源泉;我们依恋长江,你有母亲的情怀。”(胡宏伟《长江之歌》,苏教版六年级语文下册)

新时代里,一曲雄浑激越的长江之歌正在母亲河上唱响。“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长江经济带建设的一项项新举措给长江带来新气象,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壮美画卷徐徐铺展。(方莉)